Follow:
2012.7月~2014 7月 澳洲

那2年,在澳洲住過的地方

[寫這篇文章,順便回顧2年來的澳洲生活以此作紀念]
 
0. 2012.07月 Sydney railway square YHA, 雪梨, NSW,當時的想法就是要找離火車站近的地方在沒有網路之下也能不迷路的到達,所以還沒到澳洲前就在網路上搜到的這間YHA,事實證明路痴就是路痴就算在 火車站旁邊還是繞了一大圈根本近在咫尺……,雙人房,$90/day。 


位於雪梨中央火車站旁邊附近又有環狀免費巴士555、接近中國城,乾淨、地點便利、設備俱全唯一缺點就是偏貴,但也跟我弟在住了將近一個多禮拜。
 
 
1. 2012.08月 Dee Why, 雪梨, NSW,爸爸認識的朋友家,雙人房,$0/w。


10幾歲時曾經來短暫停留幾天,當時的印象就是軟綿綿的床、醒來窗外是暖烘烘的太陽好舒服,豪華雙層雖然在澳洲卻充滿台灣味的房子,一打開冰箱 不是粽子、台灣米不然就是滿滿的台灣食材真的很開心,浴室有暖爐對於我這鄉巴佬真的覺得好新奇有奢侈,這次長大以後來喚起也加深更多回憶。
走出房子約20分鐘可到達附近的Dee Why海邊,雖然冬天但還是不少人在衝浪和在岸邊享受太陽。
 
 
2. 2012.08-10月 Surry hill, 雪梨, NSW,第一次正式搬進share house,期間看了不上10間房,從一層房子住了10人、客廳也住人、上下鋪到豪華單間房也都看過,唯一這間房間和地段都很喜歡的維多利亞是老房子雖然 房租很貴,但當時想法就是有在工作會負擔得起,前身是背包客棧後來被澳洲籍老闆和中國妻子收回自己經營,雙人房,$180/w。

當初喜歡的就是在窗邊的床,雖然床外的景色沒有很美麗但就喜歡那份悠閒感,金邊鏡子和雕花全身鏡都是很吸引我的小環節,2年內換了這麼多間房子這間仍然是最想念也最喜歡的房間形式。
一 開始很難想像與人住同間房的孤僻我,住了將近一個月的單人房後來搬進中國女生在雪梨大學念研究所,倒也常常聊着聊着台灣和中國的不同,大啦啦的室友是難得 覺得有人作伴其實沒那麼無聊也有趣。沒有工作的時候就待在房間創作、畫畫也產了不少手繪名信片(懶散的我完全不積極工作、大概有一半的時間沒有工作 阿…..),空氣泡綿般薄的棉被和枕頭每次睡覺都在咒罵小氣房東,廚房小小的、抽油煙機根本是裝飾,每次我在煮飯上面的警報器都在逼逼叫叫叫叫,後來 聽室友說在澳洲警報器好像響超過幾次消防隊會來(!?)然後你就要付錢…….所以之後煮飯都好小心,室友多是唸書或工作的人、好幾位從大陸來唸書 的孩子,每天與這些人相處都忘了自己是背包客悠閒地過日子,但也第一次認識到台灣和香港背包客體會那種來來去去的離別感。
後來勢力眼房東覺得她的房子棒的不得了決定要漲房租,工作量少又沒錢的我除了搬家沒有選擇。
 
ps. 後來搬進員工宿舍,剛來澳洲沒多久的日本室友告訴我,她在煮飯時(沒意識到)整間廚房煙霧彌漫、警報器一直響,結果消防隊還真的來了!後來是飯店的經理幫他處理掉了(聽說是飯店保險)省掉她付上百塊的澳幣,真的是我的又傻又天真的日本室友阿哈哈。
 
 
3. 2012.11月 Redfern, NSW,繳不出昂貴的市區房租被迫搬離了上一個家,只能找便宜離市區有段距離的房子,雙人房,$125/w。 


當初找到這間便宜的房子、設備該有的也有、只有OZ房東和另一個韓國背包客歐尼同住覺得也就滿足了。但後來發現廁所的門是拉門(有時還脫軌)重點是沒有鎖!!跟一個男房東同住這樣的事情真的很毛,後來發現歐尼都是房東還沒回來前就喜好澡我也都跟著照做。
再 來是我這位奇葩的韓國歐尼室友nice也隨和,但記得有天她問我:你睡覺的時候敏感嗎?(Are you sensitive in sleep?)起初還不懂這句話甚至想說大概是英文間溝通的差異不以為意,但有天晚睡的日子終於一切都了解了!!那天如往常帶著耳機看著running man,突然聽到猶如轟天雷的聲音大半夜把我嚇死,看了一下外面又沒有下雨就納悶地在房間找尋原因,原來是睡隔壁床的室友打呼聲!我本身也是會打呼而且不 小聲的人所以有人打呼我都能體諒但這位歐尼的轟天雷真的真的第一次覺得有人比我厲害很多!雖然跟朋友講的時候邊講邊笑但當時真的緊張到硬比她早睡,如不小 心半夜醒來…..哼哼不用睡了。
 
 
4. 2012.12-04月 Mosmen, 雪梨, NSW,又是一段曲折離奇反正就這樣搬來跟歐巴桑(我媽這樣叫人家)空姐住,雙人房有時單人房,$0/w。


讓我完全忘記自己身為背包客的地方。

北雪梨是很棒的地段,早上走到附近的麵包店買條好吃的橄欖麵包,一路上回頭一望就可以看到雪梨大橋小小的在那邊,散步到附近的碼頭邊欣賞一下有錢到誇張的房子和數不清的游艇,再走一段路就可以欣賞到包下整個雪梨市區和橋根本是名信片的場景(套用一下號角響起的名言:我住在明信片裡阿!),常去附近的Belmont beach讓我整個愛上曬太陽和水上活動,充分感受澳洲人生活的悠閒。
 
******從雪梨出發開始一路向北到黃金海岸的自我小旅行。回來後整理行李前往農場,4月30日正式第一次搬離雪梨。 

 
5. 2013.05.06月 七號房, Robinvale, VIC,終於在簽證開始倒數的時間心不甘情不願前進了農場開始農人生活,雙人房後變三人房,$80/w。


鄉下農場的生活不易尤其還是跟工頭做黑工的日子更是艱難。
當初看到房子和房間時候真的只有傻眼然後很多不好的想法在腦海 中跑馬燈,我都笑稱這種房子叫組合屋完全不保暖、隔音又差集一切的爛在身上。在巔峰曾經住了11個人只有三間房的組合屋,在熱水供應不足下在大冬天洗冷水 澡是常有的事情,五月初的維多利亞州真的好冷,剛開始只帶了夏天睡袋在沒有暖氣下又沒有耐過寒天經驗的我,睡在窗邊的晚上抖到睡不着真的是叫天天不應叫地 地不靈阿!(還好後來有暖氣和暖烘烘棉被解救)
這段時期就是流淚的農場生活,來來去去隨時充滿離別,然後每天都發生不同的考驗,神 經病工頭老闆娘不定時進來房子發瘋、亂吼亂叫、丟東西,水龍頭沒關組合屋淹大水,甚至是法國室友瘋狂偷用食材踩到我最後一條理智線、火燒房子,回想起來那 時候每天都過得好精彩噢!(崩潰)還好那時有人可以講話、有人陪著、有人安慰不然真的怎麼活過來都不知道。
 
 
6. 2013.06.07月 Robinvale, VIC, 在與法國人一同火燒廚房之後(?)想當然就是要被趕走,之後搬進只有5個人的磚瓦小房在浩大的葡萄園中央,環顧四週除了農場主人的豪華大房和枯死的葡萄樹真的是什麼都沒有,雙人房,$75/w。 


這裡真的是往左看往右看怎麼看都是充滿枯死的葡萄樹田,景色又是往左看往右根本一模一樣,有時候只是出門散個步就迷路、屢試不爽,重點是用 google map左看右看怎麼看都一樣根本分不清方向,有一次接近黃昏出門散步完完全全迷失在浩瀚田地中,加上晚上又沒路燈差點沒哭出來。
 
 
7. 2013.08月 10號房, Robinvale, VIC,是的因為他媽工頭內部原因臨時被迫搬到鎮上的另一個房子,雙人房,$80/w。 


離7號房很近的10號房,是當初住在鎮上其他背包客朋友們的房子,常常來這裡玩耍、開吃飯趴所以對這屋子是再熟悉不過的。
 
******前往世界的中心Uluru沒有愛可以喊。
 
8. 20130.9月 Reservoir, 墨爾本, VIC,房子多為Robinvale出來的背包客,四人房,$100/w。


 
******前往雪梨轉機去新加坡會醋菌、在人家的雙方家長見面會當電燈泡
 
9. 2013.09月 Altona, 墨爾本, VIC,因Reservoir房子客滿前往房東的另一個房子,三人房,$100/w。


 
 
10. 2013.10月 Kinsington, 墨爾本, VIC,為了就近能在墨爾本嘉年華會上班從網路上找到這韓國房東的房子,是從新加坡回來後這是二簽後的第一份工作,雙人房,$130/w。



這是一間除了整棟房子除了我們和韓國男房東,其他來自日、韓、台女生全都是辣妹來著,是辣妹的關係?完全不好相處甚至也懶得搭理你(對,我有美女歧視症),不和善的房子。
 
******又搬回Altona住。
 
 
11. 2013.10月 Geelong, VIC,只有3天的園游會工作搬到老闆提供的車屋,人生第一次住車屋從一開始充滿了新鮮感、期待,到後來幾天就受不了趕緊逃跑,雙人車屋,$0/w。 


對於車屋擁有無比的幻想(但我幻想的比較接近露營車),但一打開門就被那凌亂不堪、充滿垃圾漢狹窄的空間嚇的傻眼,花了半天的時間清潔好不容易打造有那麼點小溫馨。
 
小 小的空間塞了一個房間所需還住了兩個人(衛浴除外)可想而知有多麼的擁擠和不方便,在只有微波爐、冰箱、麵包機和水槽之下這5天4夜吃的每一餐都是泡麵不 然就是麵包,飲用水也要千里迢迢扛回來,吃已經夠不方便了; 洗澡也要耐着寒冷走到外面的公共衛浴,大半夜時真的想就直接在外面解決可惜門一打開是充滿走動的人口; 分成上下鋪間隔的小叮噹的睡覺壁櫥,只能慶幸天氣還是涼爽不然在這密閉空間夏天有多麼悶熱,唯一的好處就是離工作地方近,真的很難想象這些在園游會工作的 游擊隊們這樣在澳洲各大區域奔走、住車屋的生活。
 
 
12. 2013.10月 Swan Hill VIC,二度前進農場又開始跟工頭的人生,只住了兩天,雙人房,$?/w。


 
13. 2013.11月 Swan Hill VIC,等了2天馬上就搬了家,這次搬進Resort後明顯高級很多是一個包客廳、廚房、衛浴的套房,四人房,$100/w。


在這雖然只有短短的幾週該有的都有還有游泳池,但卻是背包客生涯中最難過、最痛苦、最悲哀的一段時間,不願意再回想。
 
******又搬回Altona住後,前往塔斯旅遊回墨爾本後決定在雪梨等待誇年所以又搬回Mosmen的studio。
 
 
14. 2014.01-04月 Great Ocean Road Backpacker, Lorne, VIC,不管三七二一前進Lorne,來到Lorne時正是旺季連背包客棧一晚都是50起跳,跟背包客棧說明了原因成功地住進只提供給長期工作者住的“帳 篷區“,而這個帳篷區呢我們可是花了$140一周的“便宜”價格才住進來的,雙人變單人篷,$140/w。 


在Lorne夏天動不動就狂飆30度住在帳篷真的是一種折磨阿,到了秋天溫差很大晚上都要注意保暖把門拉起來密封才行,即將進入冬天的時候真的 是苦不堪言,基本上我都是穿兩條褲子、兩件衣服外加外套、圍巾、襪子、用外套蓋住臉加上從櫃台借來的三條毯子才勉強睡得着,回想起來真的很好笑能在帳篷住 這麼久也是一種奇蹟吧,想在想起來都覺得不可思議!
接近大自然的帳篷區四周被樹和草叢包圍,已經見怪不怪的白鸚鵡 (cocktoo),和曾經來帳篷區叨擾的貴客野生無尾熊(人生第一次看到無尾熊不是在睡覺而是在跑),各式各樣的昆蟲、蜘蛛,晚上就很容易出現的狸貓 (?)和在樹上奔跑的松鼠,曾經有次在睡覺時隔著薄薄的帳篷皮聽到動物的喘息聲,後來聽說有時候會有狐狸再附近走動,讓我皮很崩的每次不管天氣再熱有多悶 絕對把門拉得緊緊的,除了動物來做伴外特別的就是每天晚上都伴著海浪聲睡著!
這裡讓我體驗到最背包客的生活哲學,聚集了來自各地的 背包客工作者加上來來去去的旅人,每天行程就是上班、下班回家在廚房吃吃煮煮、聊聊發生或鎮上的事情、沒上班就去散步、到海邊曬太陽(朋友們會去衝浪)、 晚上大家聚在一起吃飯、看電視、喝喝酒跟旅人們聊天、再有感覺就是到鎮上唯一的bar喝酒順便跳跳舞,然後再展開新的一天,所以及時在帳篷區過著沒水、沒 電極度不方便的生活起居,但在這是兩年內認識好朋友、過的最開心的地方。
 
 
15. 2014.02月 Great Ocean Road Cottage 2, Lorne,  VIC,因為有團體包了整個客棧而他們不希望看到其他人在裡面走動,本來經理決定關閉帳篷區一周叫我們自己想辦法,後來經過爭取經營者提供一間小木屋給全部的帳篷人待。 


有點因禍得福,雖然大家得要分享小小的廚房、一間廁所和浴室,但大家更多時間聚在同個空間一起聊天、煮煮吃吃,加上我們四個人搶到上層的空間一起通舖,睡覺時聊聊各自的生活經驗真有像是在畢業旅行的感覺,好想玩枕頭大戰哈哈。
 
******幾天過後再度搬回帳篷區
 
 
16. 2014.05月Daimon’s house, Lorne, VIC,介於在帳篷要拆掉和住進Mantra的過渡期和朋友們住進當地朋友家,大混鋪,$0/w。 


Lorne的冬天實在冷的很早,每到五月帳篷區就結束營業,也讓我們這幾個所剩的帳篷區人該想想要去哪,所幸就投宿住當地朋友家,在這裡大家也 是一起煮煮吃吃、圍著火爐通舖睡覺,基本上一睜開眼睛一整天就一起生活,但只維持短暫幾天大家就各自前往計劃地點,而我就搬進員工宿舍。
 
 
17. 2014.05-07月Mantra Lorne, VIC,在等待了四個月之後終於員工宿舍有空位也搬進來了(也是,在這淡季大家走得差不多的時分),三人房到最後變成單人房,$55/w。


IMG_1049_Fotor_Collage.jpg
從開始工作的前期就開始跟主管要求搬進員工宿舍,但一直沒有得到回應,而在被告知背包客棧淡季後將拆掉帳篷工作區後,忘記是四或五月的哪一天的主管突然告知有空房,也就在帳棚區拆掉後順理成章的住進來了。
住進來已經是飯店的淡季,室友是兩個日本女生,實在無法想像在旺季時候住了6個人還要忍受像烤箱一樣的房間 🙁 ,唯一我覺得福利就是飯店辦商團會議後剩下來的餐點都可以大肆享用!但菜色很雷同吃到最後蠻膩的,陸續大家都走光了最後只剩下孤獨的我擁有一間單人房和單人床,連可以講話的人也少,平常不是在員工休息煮、吃飯(後來避免在休息是常常遇到不熟的人都端回房間吃…..好慘),不然就是去健身房運動、游泳,再來就是在房間躺著…….擁有非常多的時間都在寫日記,幻想著之後的旅程。
ps. 我都用高規格的飯店鋪床模式,在打造自以為住在飯店的床上的概念出發,也算一項樂趣吧?(的確是住在飯店沒錯)
 
18. 2014.07月8.9日 Sydney railway square YHA, 雪梨, NSW,沒想到最後一天我回到了第一天待的地方,真是個有始有終的旅程啊!這次只有一個人所以選擇住進當初沒有住到的車廂造型的女生多人房,心滿意足了,多人房,$4?/day。 


 IMG_1049_Fotor_Collage.jpg  
 
 
背包客的生活像是遊牧民族不斷地在遷席、寄人籬下,計劃永遠趕不上變化而學習面對人生的無常; 三不五時就與人道別說再見,從開始的無限感傷到後來會體悟到,對於那些重要的人,你就是會有第六感、深深相信不管如何都會在世界的某個地方相遇,而那些生命的過客其實說再見也不可惜。快樂的定義不取決於房子的設施和奢華,是藉由周邊的人、事、物所帶來的價值來決定。
 
在 澳洲的這兩年內不曾回家過的我,期間住進無數的YHA. backpacker. hostel. resort.share house. stuff room、遷席至少50次以上,從一開始出其討厭搬家到後來隨遇而安牽著行李箱一無反顧的馬上可以走,在這樣流浪的生活下反而讓我重新思考旅行和家的定 義,激發對於“家”的深切渴望,固定的居所、熟悉的環境和家人朋友。
 
不管在外面流浪了多久、世界多麼寬廣有趣,最終渴望的還是那個有人在等著你回來的家,我溫暖的家。 

 

Share on
Previous Post Next Post

No Comments

留言給安妮